首頁 > 連續劇 > 劇情介紹 > 正文

鐵核桃之無間風云

2018-05-09 11:13:03 

集 數41集

類 型諜戰

導 演黃文利

主 演傅程鵬,侯夢莎,任柯諾,張慧

播出:梅州-1《黃金強檔劇場》5月10日起

 

16

劇情簡介

《鐵核桃之無間風云》是黃文利執導的年代諜戰劇,由傅程鵬、侯夢莎、任柯諾、張慧主演。該劇講述了鄧遠達是如何從一個草根演員,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情報工作者的故事。

1946年底,國民黨軍在豫南地區包圍了我解放軍某獨立團。為延緩敵人的進攻,確保人民群眾安全轉移,我情工人員決定用假情報迷惑敵人,鄧遠達和葉淑婷被派往鄭州執行這項特殊任務,鄧遠達成功打入敵人內部,在葉淑婷的配合和幫助下,與情報處處長費思清為首的特務斗智斗勇,出色地完成了一個又一個任務。通過不斷的戰斗歷練,鄧遠達日趨成熟,最終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情報工作者。而他和葉淑婷之間,也由最初的難以溝通逐漸轉變為相互了解、信任、相知、相愛。就在他們完成任務準備撤離的最后關頭,葉淑婷英勇犧牲,鄧遠達在完成任務后,帶著二人共同的理想,繼續走向新的戰場 。

分集劇情

第1集

10

1946年底,國民黨軍隊集結兵力,擬對豫南一帶的我解放軍某獨立團進行圍剿。我獨立團針對敵人的軍事行動,制定了突圍計劃,擬于數日后開始戰略突圍轉移。鄭州綏靖公署情報處處長費思清,接到了長期潛伏于我軍內部、代號“鳩占”的國民黨特務密報,說已經拿到了獨立團突圍轉移的重要情報,請求派員前往取回。費思清立即秘密派遣高級特工林雄波暗中潛入地處河南南部的商城縣接取情報。分管譯電科的副處長錢訣,是第一個收到密電的人,看完電文后,不由得暗吃一驚。錢訣的真實身份是我黨特工,代號“十月”。焦急的錢訣立即向我軍發去了密電。接到密電,商城保衛處龍處長非常震驚,意識到鳩占能偷竊到軍情圖,十有八九潛伏在自己的保衛處。接到新任務的軍分區行動特工葉淑婷趕到商城的時候,縣中心廣場正要舉行軍民聯歡會,人群中,葉淑婷發現了喬裝打扮的林雄波。龍處長帶保衛處的人在廣場集合看表演,發現副科長羅健明上廁所不在,此時的羅健明正帶著情報膠卷,準備跟林雄波交接情報。葉淑婷在林雄波拿到情報的那刻出手,林雄波逃進了演員化妝間,遇上文工團話劇演員鄧遠達,兩人長得太像了,林雄波打暈鄧遠達,換上他的演出服裝蒙混出門繼續逃跑。這邊,羅健明人贓俱獲。

第2集

9

葉淑婷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讓跟林雄波酷似的鄧遠達冒充林雄波,由他攜帶一份假的軍情圖,出城交給費思清的接應小隊。鄧遠達在讀書時加入的共產黨,接受過情報工作培訓,團長同意了這個方案。鄧遠達剛到達小鎮,就被接應小隊的小隊長張定發現,張定帶著幾個人暗中觀察鄧遠達,覺得這個“林雄波”的確有點不對勁,但同時張定也確定“林雄波”身后沒有人跟蹤,于是吩咐手下特務,將“林雄波”帶去飯店。這一切,都落在了葉淑婷的眼里。本不想發出聲響的葉淑婷因故被迫開槍,與張定一伙激烈交火,將張定和接應小隊殲滅后,無奈背起醉酒的鄧遠達離開。

第3集

3

龍處長立即將情況向團長報告,并建議,針對敵人十分看重這份情報,又對林雄波的狀況無法確定的情況,繼續把這出戲演下去。首先,全城通緝林雄波,制造林雄波已經從商城攜帶情報逃走的假相。同時,組織一支緝逃隊,明著追捕林雄波,實際上是負責保護鄧遠達與葉淑婷的安全。這樣,敵人張定小隊被消滅就可以說成是緝逃隊所為,而敵人為了得到情報,還會再派接應隊來營救林雄波。團長同意了龍處長的計劃。兩人從貨倉找到工裝,換上衣服后,準備溜出城去。關鍵時刻,追擊隊秦隊長帶人趕到,他對天鳴槍,以發現逃犯蹤跡為名,將眾人引往他處,葉淑婷終于帶鄧遠達出城。這一切,都被混進城里的特務看在眼里。

第4集

3

兩人正鬧著小爭執,突然有人走來,葉淑婷輕聲叮囑鄧遠達,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接頭人。來人果然是李末派來的,他交給鄧遠達一張火車票,讓他前往駐馬店,說到了地方,會有人跟他接頭。特務走后,葉淑婷看著車票,覺得火車一定要上,否則假情報根本交不出去。鄧遠達雖然跟葉淑婷鬧別扭,但還是聽從了她的安排,上了火車。秦隊長抓到李末派來的特務,得知鄧遠達與葉淑婷上了火車,帶著輯逃隊也趕到火車站,上了同一趟車。葉淑婷和秦隊長都發現了隨車的特務,秦隊長決定假戲真做,指揮抓捕鄧遠達。而同樣擔心被特務看出破綻的葉淑婷,也只好與鄧遠達一起,逃到車尾后束手就擒,兩人被秦隊長的人抓獲。跟蹤的特務也回來報告,共軍輯逃隊決定在馬家客棧休息一夜。這是秦隊長與葉淑婷臨機應變,想出的計策。果然,李末決定連夜行動,干掉共產黨緝逃隊,救出“林雄波”。葉淑婷被特務發現,雙方交火,在擊斃了李末的諸多手下后,葉淑婷子彈打光,危急之際,鄧遠達開槍打死李末,兩人逃走。費思清再次命令得力干將、行動隊副隊長孟大川帶隊前往接應。

第5集

2

孟大川剛剛出發,綏靖公署這邊又出了意外。譯電科科長王玉蘭到阮冰心抽屜里找檔案柜鑰匙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那張寫著“林雄波很可疑。”的電報。費思清終于做出決定,先把人帶回來再說,見到林雄波,自己就能判斷出事情的真相。于是,費思清電告孟大川,到達許昌后,只派一個人將林雄波帶到許昌大飯店軟禁起來。原來,阮冰心私下偷偷跟林雄波戀愛,而且還暗結珠胎,因為費思清禁止情報處內部人員戀愛,所以才一直不敢公開出來。費思清清楚,阮冰心之所以敢這么膽大妄為,是因為她死去的父親阮達軍是費思清的救命恩人,同時他們和南京保密局的高官李文炳,也就是阮冰心口中常念叨的“李叔叔”,當年三人是結拜兄弟。費思清最終沒有追究阮冰心。

第6集

12

茶館,葉淑婷外出還沒回來,喬裝打扮的孟大川就趕到這里,找到了鄧遠達,孟大川要鄧遠達跟他走。鄧遠達磨蹭,孟大川強行將鄧遠達帶上了車,葉淑婷趕到,只看到車輛開走的背影。葉淑婷跟蹤來到許昌大飯店,就在她要進門的時候,化裝成小販的河南地下黨負責人老冷將她攔下。老冷將十月獲取的最新情報告訴葉淑婷。葉淑婷終于找到機會,假扮舞女借跳舞的機會將假情報交還鄧遠達,并告訴他,費思清下令要將林雄波帶回鄭州。

第7集

1

孟大川煞費苦心準備了幾輛一模一樣的車子,帶著鄧遠達出發,他甚至吩咐特務,不管出現任何狀況,都不許林雄波下車。鄧遠達明白,要順利地讓葉淑婷對自己開槍的話,自己就必須主動做點什么。鄧遠達裝作對共產黨一路上對自己的追殺記恨在心,為了報仇而沖下車,給葉淑婷制造開槍的機會,葉淑婷萬般無奈開槍,鄧遠達中彈滾下山坡。鄧遠達被送到中原醫院的急救室,我地下黨成員馬醫生不動聲色地給假裝昏迷的鄧遠達注射了麻醉藥。費思清趕來醫院,在“林雄波”攥在手心里的鼻煙壺中的一根頭發上,發現了微雕上去的情報。

第8集

費思清終于打消了疑慮,他確定情報可靠并匯報給上峰,國民黨軍也根據情報開始調整針對獨立團的部署。阮冰心得知林雄波已經回到鄭州,卻因為受傷,被秘密安置在了醫院。她又聽到看守林雄波的人是孟大川,阮冰心有了主意。原來她很清楚,孟大川一直在暗戀著自己,一定不會拒絕自己的小小要求,阮冰心決定馬上去探視林雄波。關鍵時刻馬醫生趕到,把阮冰心趕出了門去。就在鄧遠達準備以做手術為掩護,撤離醫院的當口,阮冰心出現在病房,她帶來了熱騰騰的雞湯,聲稱要喂給林雄波喝。阮冰心的意外出現,打亂了鄧遠達的撤離計劃,葉淑婷只得暫停行動。

第9集

15

阮冰心失手打翻了雞湯瓦罐,滾燙的雞湯倒在了鄧遠達身上,鄧遠達再也忍耐不住,一聲慘叫,從床上蹦了起來。費思清立即對鄧遠達進行了審問,鄧遠達按照葉淑婷的交代,把一切都推到了羅健明身上,表示自己只負責帶回情報,其他一概不知。“鳩占”這個棋子對自己到底還有沒有價值?費思清立刻找到王玉蘭,讓她給羅健明發報,試探情況。就在“林雄波”被處決之前,阮冰心沖了過來,說局長已經同意給自己時間,讓自己問清楚真相。費思清明白,阮冰心一定是向保密局要員李文炳求助了,他順水推舟,讓阮冰心說服“林雄波”交代問題。

第10集

費思清向大家解釋,已經查清,確定羅健明叛變了,讓阮冰心休假,全心全意陪護鄧遠達入院繼續治療。阮一走,費思清立即召來應必妥,讓他明松暗緊,秘密對醫院進行嚴密監控。原來,費思清認為,羅健明叛變并不能說明林雄波沒有問題,如此安排要放長線釣大魚。葉淑婷化裝成護士,帶鄧遠達去接受X光治療,馬醫生從患者處得知醫院外有大批便衣特務出沒,他馬上警覺起來。果然,應必妥發現鄧遠達進入X光室時間過長,帶特務四下搜尋追捕,最后竟發現,“林雄波”還好好地躺在病床上,接受阮冰心的照顧。原來是馬醫生趕到,中止了救援行動。

第11集

費思清突然想到,難道眼前的“林雄波”不是投靠了共產黨,而是共產黨以桃帶李,弄了個假的來頂替。這樣,所有的疑點就都能解釋得通了。考慮到沒有證據,以及那些盤根錯節的關系,費思清叫來應必妥,讓他開始執行一個秘密計劃。費思清的計劃是針對的馬醫生,因為他覺得,林雄波有問題的話,一定需要一個人來幫他掩飾,馬醫生就是關鍵的人物。馬醫生發現讓他救治的是敵人安排的“假共產黨”,“假共產黨”拜托馬醫生替自己傳遞消息,馬醫生并沒有上當,但特務仍然軟禁了馬醫生。鄧遠達從阮冰心處得知了馬醫生被捕的消息,心下暗驚。形勢所迫,老冷同意實施葉淑婷之前提出的大膽計劃。

第12集

6

在沒有確定葉淑婷到底什么來歷之前,費思清也不敢造次,他決定把兩人送到一家高級飯店住下,并安排特務嚴密監控,回頭來調查葉淑婷的底細。聽說林雄波竟然有了未婚妻,阮冰心氣急暈倒在費思清辦公室。鄧遠達與葉淑婷的一舉一動都被特務監視,出門就有應必妥寸步不離地跟在身邊,葉淑婷知道,費思清在等著對自己的調查結果,如果有問題,特務就會毫不留情對兩人動手。

第13集

費思清沒有等到上海同仁的電話,倒是先接到了南京保密局老兄弟李文炳來電。費思清這才知道,葉淑婷果然出身上海豪門,其父葉靜之,是國內有數的大銀行家,并且與國民政府高層關系密切。費思清不敢怠慢,他專程到機場迎接葉靜之和李文炳,并保證親自操辦林雄波和葉淑婷的婚禮,一定讓兩人滿意。阮冰心傷心欲絕,投河自盡,孟大川也跟著跳進水中,阮冰心被救起,可是腹中的孩子卻因此流產。

第14集

醫院里,阮冰心在孟大川的勸說下,放棄了輕生的念頭,因為她覺得自己必須報復林雄波,至少要拖著他一起去死。葉淑婷找老冷商量撤退事宜,鄧遠達正等葉淑婷歸來,這時阮冰心突然敲響了大門。阮冰心說,只是想拿回自己在這里的東西,鄧遠達打開鐵門,沒想到阮冰心拉開外衣,露出里面掛滿的手雷,大聲叫喊要與鄧遠達同歸于盡。鄧遠達手足無措時,只能閉目等死。就在這時候,孟大川趕到,他及時把阮冰心的外衣拽下來,跑出去扔掉,一聲巨響,讓剛回到家附近的葉淑婷也驚呆了。阮冰心越想越覺得林雄波有被調包的可能,她決定以個人身份來調查此事。這也正是費思清所希望看到的局面,他讓孟大川幫助阮冰心。阮冰心已經租下相鄰的房子,打算二十四小時盯著鄧遠達。

第15集

17

老冷通過緊急聯絡方式,向葉淑婷傳遞信息:既然暗走不行,那就明走,以新婚回門的名義,跟葉靜之一起離開鄭州。果然,費思清對此無法提出異議,只能表示,再多留一天,讓自己好好款待,然后安排專機送他們返回上海。費思清暗暗告訴阮冰心,第二天會盡量拖住葉家父女,讓她直面林雄波,這也是她最后的機會。費思清安排了盛大的送行酒會。阮冰心偷偷觀察,果然又發現了鄧遠達的諸多破綻。去機場的路上,孟大川帶人埋伏在道旁,趁亂蒙面劫走了鄧遠達。費思清聞訊,將事情推脫在林雄波與黑幫的恩怨上。裝模作樣的費思清還叫來應必妥,令他全城搜索,限期破案,救回林雄波。

第16集

葉淑婷緊急聯絡老冷尋求幫助。兩人分析,此事一定和費思清有關,鄧遠達肯定已經落入敵手。老冷本已通知“十月”,不再插手鄧遠達的事情,可是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老冷決定再次請錢訣打聽情況。按照慣例,接到任務的應必妥,又偷偷喝了點小酒,拉起了二胡。錢訣聽到聲音,又來到他房間,果然,應必妥正為尋找“林雄波”一事發愁,錢訣明白,應必妥也不知道鄧遠達的下落。老冷接到了上級緊急來電,“十月”同志有被叛徒指認的暴露危險。保密局在武漢抓獲一名共產黨,此人已投誠,而且見過潛伏在鄭州的“十月”。最終,錢訣被打傷,抓回了情報處。

第17集

錢訣拒不承認任何問題,費思清讓應必妥尊重對手,不要用刑,他在等李文柄的消息。果然,李來電確定,叛徒指認了照片上的錢訣就是“十月”。李文柄再次提醒費思清,釋放林雄波,不要惹急了葉靜之。費思清倒覺得是不是可以把兩件事情一并處理。一直為鄧遠達擔心的葉淑婷,發現老冷的匯文書局也無人接聽電話,覺得不放心,她決定去看看情況。她看到書店門口掛著的消息牌,知道發生了緊急狀況,聯絡站和老冷都已經轉移。錢訣知道槍里沒有子彈,他搶過了鄧遠達手里的槍,嘴里喊著拉一個墊背的一起死也不錯,就對鄧遠達連連扣動扳機。鄧遠達安然無恙,錢訣不幸中彈犧牲。鄧遠達表示,自己可以接替“十月”留在情報處工作,完成錢訣未能完成的心愿。面對誠懇的鄧遠達,葉淑婷表示不同意。

第18集

葉靜之買下了阮冰心用來監視鄧遠達的那棟房屋,并迅速搬了進去,以金融專員的身份留在了鄭州。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阮冰心重新看到了希望,也讓費思清又喜又憂。老冷向葉淑婷和鄧遠達傳達了上級的指示,同意他們留在鄭州繼續錢訣未完成的任務。鄧遠達用心地向葉淑婷學習特工技能和生活細節。重新踏入鄭州綏靖公署的大門,鄧遠達知道從這一刻起他已經沒有退路,他將在這個狼窩里與群狼長期周旋下去。于是他首先找到阮冰心,拿出手槍拍在桌上,聲稱要做個了斷。舊事重提,阮冰心怒從中來,忍不住拿起槍,就要向鄧遠達開槍。

第19集

4

鄧遠達在錢訣家中不但沒有找到線索,還被阮冰心用槍指著。關鍵時刻,一個蒙面人突然出現,帶著鄧遠達一路逃離了現場。救走鄧遠達的人正是葉淑婷。好在這次鄧遠達長了個心眼,以喬裝蒙面形象出現,因而一時間并沒有讓阮冰心辨認出來。但即便如此,也已經加重了費思清和阮冰心對他的懷疑。回家之后,葉淑婷對鄧遠達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同時對阮冰心的身手,在短時間內有這么大的變化,感到詫異。這無疑也給了鄧遠達很大的激勵,成為專業特工的愿望,在他心中變得更加強烈。阮冰心向費思清報告了發生在錢訣居所的一切,費思清聽后頗感疑惑,如果出現在錢訣居所的蒙面人是鄧遠達,那后來救他的蒙面人又會是誰呢。自打發現阮冰心技藝精進后,鄧遠達開始留意阮冰心的動向。錢訣死后,副處長的位置出現空缺,費思清大度地表示在處里提拔,鼓勵公平競爭。應必妥找鄧遠達為自己活動,鄧遠達打聽到阮冰心每天都去七星廟的特訓場。鄧遠達在特訓場,果然看到了費思清向阮冰心授課的一幕。

第20集

鄧遠達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與葉淑婷一起分析,葉淑婷建議他多注意王玉蘭這個人,因為錢訣提到過,她是情報處里唯一有正義感的人,值得爭取。鄧遠達向費思清建議王玉蘭當副處長,王玉蘭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悄悄找到鄧遠達,告訴他別費力氣,費思清心中早就中意應必妥了,現在不過是擺一個民主的姿態給大家看而已。王玉蘭同時提醒鄧遠達,應必妥提拔上去后,無論是孟大川還是阮冰心來當行動隊隊長,他的日子都會更加艱難。葉淑婷覺得王玉蘭說的話很有道理,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不久后的例會上,費思清果然宣布,將應必妥提拔為副處長。鄧遠達突然發言,請費思清確定行動隊隊長的職位,在費思清提議了阮冰心之后,鄧遠達按照與葉淑婷商量好的步驟,先是抖出了費思清正在秘密訓練阮冰心的事情,又講出阮冰心的父親曾經跟費思清有不一般的關系,言下之意是指責費思清任人唯親,偏袒阮冰心。會議氣氛正膠著,葉靜之也不失時機地打來了電話,要求給林雄波一個公平的機會。費思清再度詢問鄧遠達的意見,鄧遠達當即表示,自己也要拜費思清為師,學習特工技能。至于行動隊隊長的職位,可以看誰在學習中表現更好,公開競爭上崗。費思清無奈答應下來。

第21集

孟大川來報告,已經查到了錢訣死前的最后接頭人,是一名賣香煙的小販,名叫大成。此人應該就是地下黨的聯絡員,目前行動隊已經圈定了目標,只等下令抓捕。費思清當即決定以此為局,來測試鄧遠達的身份。任務來得突然,毫無思想準備的鄧遠達,硬著頭皮倉促上路。然而令費思清沒有想到的是,鄧遠達對大成的身份毫不知情,并且實實在在地將這次行動,當作了測試。在大成藏身的區域,鄧遠達奮勇追敵,率先將大成抓獲,讓暗中監視的孟大川大跌眼鏡。鄧遠達在返回情報處的路上就已經察覺到不對,回到辦公室,他終于從孟大川和應必妥處確定了大成是真正的地下黨,而且還是老冷等人一直在找的錢訣的聯絡人。鄧遠達決心救出大成,他直接找費思清,要求給自己機會,審訊大成。

第22集

7

老冷佯裝到醫院看病,伺機踩點摸清敵情。立功心切的阮冰心,這次不容有失,早已將醫院布置得如鐵桶一般,并且親自帶人日夜巡視。老冷的行跡,引起了阮冰心的懷疑,阮冰心正要追蹤盤查,鄧遠達突然出現,聲稱前來監督阮冰心的部署。阮冰心惱羞成怒,與鄧遠達一通理論,回頭再想找老冷時,老冷早已不見了蹤影。晚上,老冷帶武工隊殺進醫院,營救大成。混戰中,阮冰心認出帶隊的這個共黨分子,正是上午出現在醫院的人。與此同時,葉淑婷蒙面潛入病房,擊暈看守的孟大川,成功救走了大成。費思清得知大成被救走,大發雷霆。阮冰心向費思清賠罪的同時,表示自己有了新的線索。她回憶起在醫院里鄧遠達突然出現,插科打諢導致老冷溜走的一幕,認定這不是巧合,鄧遠達很有可能是老冷的同伙。

第23集

大成說錢訣生前本打算帶他與警署的人接上頭,可是沒來得及,錢訣還囑咐,有一樣重要物件,存放于郊外的隱蔽之處。葉淑婷依照大成所描述的地點,取來了錢訣的遺物,那是一個玩具西洋鐘。葉淑婷判斷,錢訣一定是想通過這個鐘,向他們傳遞什么信息,可是研究了半天,葉淑婷和鄧遠達也沒有找到其中奧妙。孟大川推斷大成重傷在身,短時間無法離開鄭州,而且必定需要藥品療傷,因此派人嚴密監控每一個藥店,捉拿可疑人物。老冷久等葉淑婷來送藥,卻一直沒等到,情急之下自己去了以為安全的藥房,遭到了特務跟蹤,聞訊趕來的阮冰心認出老冷正是劫走大成的共產黨。老冷發現自己暴露后逃亡,阮冰心帶人緊追不舍。老冷的身份已經完全暴露,他奉命連夜離開鄭州。走之前,老冷告訴鄧遠達,組織決定,他以后的代號就定為“鐵核桃”。

第24集

心眼狹小的刁玉琴,對阮冰心上次的舉動懷恨在心。她在費思清面前指責阮冰心的不是,費思清卻警告刁玉琴要留意葉家的人。唯利是圖的刁玉琴,只想巴結葉家,對費思清的警告,沒有放在心上,她反倒覺得費思清被阮冰心迷惑了,轉身就找葉淑婷哭訴。葉淑婷意識到,可以利用刁玉琴的仇恨,離間費思清和阮冰心的關系。在費思清的辦公室里,鄧遠達意外地發現一個與錢訣留下的玩具西洋鐘,一模一樣的實體鐘……為了一探究竟,當晚,鄧遠達潛入費思清的辦公室,經過一番研究,他終于明白,那個西洋鐘,原來竟是一個經過偽裝的密碼保險箱。鄧遠達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葉淑婷,葉淑婷判斷,那個西洋鐘內部的保險箱內,極有可能就藏著錢訣一直在尋找的日偽潛伏人員名單。

第25集

費思清下令,所有南京密電,只能由王玉蘭一人經手,王玉蘭為此經常忙碌到深夜,連續幾天未能回家照顧臥病在床的老父親。阮冰心向費思清打聽孟大川的過去,費思清對她說了假話。費思清決定將阮冰心調回譯電科幫忙,阮冰心不愿意,費思清解釋說,如果“林雄波”是共黨,他一定是沖著情報而來的,所以在譯電科更容易抓到他的把柄。阮冰心立刻欣然答應。孟大川想起了負責機要室的王玉蘭,她很可能接觸過自己的檔案。孟大川酒后攔截王玉蘭并企圖加害她,鄧遠達救下了王玉蘭。王玉蘭怒斥孟大川,告訴他,他的檔案從來就不在機要室,而是費思清親自保管著。孟大川這才明白,費思清就沒有真正信任過自己

第26集

阮冰心、孟大川帶齊三去抄查倉庫,孟大川借機制造了齊三奪槍殺人逃跑的假象,將齊三擊斃。阮冰心看到齊三懷中嶄新的通行證,確定孟大川殺齊三一定有隱情,決定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鄧遠達偷看了南京來的密電,內容顯示南京總部催促鄭州綏靖公署,迅速招降收編殘留的日偽武裝,配合國軍發動對山東解放區的圍剿。鄧遠達一到家中,立即把情況匯報給葉淑婷。葉淑婷斷定國民黨在山東很快就有大動作,事關雙方博弈,如果能盡快了解日偽殘留武裝的分布情況,就能提前剪除國民黨的羽翼,為戰事獲勝創造有利條件。關于日偽殘留武裝的情報,很可能就在費思清辦公室的西洋鐘密碼箱內,可是怎么找到密碼開啟箱子呢,葉淑婷想到了刁玉琴。刁玉琴告訴鄧遠達,那個鐘不走是因為費思清自己有意弄停的。葉淑婷認定鐘上時間就是保險箱的密碼。

第27集

費思清接到報告,他明白,孟大川很有可能是想偷取自己的檔案。阮冰心看到被抓的竟然是孟大川,十分震驚。孟大川無法對她解釋自己的行為。阮冰心聽見鄧遠達正在與王玉蘭私下議論,孟大川是漢奸,勾搭外人一起來偷自己的檔案,阮冰心來到費思清辦公室,果然在地上看到了孟大川的檔案。怒不可遏的阮冰心再次回到審訊室,事實面前孟大川不再抵賴,他覺得阮冰心是真對自己動了殺機,于是搶過槍挾持了阮冰心。事情鬧大,孟大川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在情報處立足,他打算開槍殺死鄧遠達后逃走,算是為阮冰心做最后一件事情,鄧遠達早有準備,順勢擊斃孟大川。

第28集

費思清察覺了阮冰心的真實意圖,但鄧遠達若在此時不明不白地死了,必然難以向葉靜之交代,所以他故意主動上門,向葉靜之表示,終極測試有危險,但這是慣例,費思清暗示鄧遠達可以放棄比賽,將行動隊隊長職位交給阮冰心。鄧遠達當即表示決不放棄。測試開始,鄧遠達才發現很不公平。原來,阮冰心的住處空間小,擺設簡單,不論炸彈如何安裝,都一覽無余。而他所住林雄波的豪宅,別說拆彈,單是找到炸彈,就要耗費大量的時間。果然,鄧遠達安裝在阮冰心家的炸彈,很快便在煤爐的管道中被阮冰心找到拆除。葉淑婷勸鄧遠達放棄比賽,鄧遠達堅定地走向自己的家中。

第29集

經歷生死考驗后的鄧遠達和葉淑婷緊緊擁抱在一起,弄得費思清臉上也掛不住。回到辦公室,費思清對阮冰心大發雷霆,因為他根本沒想到阮冰心如此大膽妄為,炸彈如果爆炸,自己根本承擔不起這個后果。費思清罵完阮冰心后,立即找葉靜之當面賠罪,他向葉靜之保證,鄧遠達勝出,自己將依照之前的約定,授于鄧遠達行動隊長一職。葉淑婷告訴鄧遠達,上級同意他放棄行動隊隊長,轉而謀求譯電科的科長職位。費思清把鄧遠達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告知打算任命他為行動隊長的消息,不料鄧遠達卻推辭了,表示自己參加競爭只是不愿意被阮冰心頤指氣使,費思清暗自松一口氣,當即表示,讓鄧遠達接手譯電科科長一職。

第30集

這天,接近下班的時間,鄧遠達特意買來餃子,拉著王玉蘭一起吃。鄧遠達假裝打翻了醋瓶,王玉蘭去換衣服,鄧遠達偷出鑰匙,直奔費思清的辦公室,他知道每天只有這個時候,辦公室外的崗哨不在。鄧遠達用24小時制的時間數字,果然打開了保險箱,拿到了日偽名單。阮冰心發現鄧遠達不見了,立即帶人四下搜尋,但是沒有找到。于是逼著王玉蘭打開費思清的辦公室門,沒有鑰匙的王玉蘭,死活不肯給阮冰心開門,兩人在門外爭執起來。失去耐心的阮冰心下令砸開門闖進去,但鄧遠達已經跳窗逃跑。阮冰心什么都沒搜出來,但卻察覺到了王玉蘭的緊張,轉而追查王玉蘭的鑰匙是否丟失,王玉蘭回到自己辦公室,拿起包找鑰匙,細心的鄧遠達早已把鑰匙又放回原來的位置。但是王玉蘭心中已經明白,鄧遠達就是共產黨。

第31集

費思清遭到上峰斥責,山東戰局失利,有個關鍵的因素是費思清手頭的日偽名單泄露,上級勒令費思清三天內查出這個代號“鐵核桃”的共產黨臥底。費思清倍感壓力,他找來阮冰心商議對策,暗示阮冰心可以從最近跟林雄波關系密切的王玉蘭查起。阮冰心立功心切,親自帶人沖進王玉蘭家,強行逮捕了王玉蘭,將奄奄一息的王父扔在了家中。王玉蘭心中明白,鄧遠達就是阮冰心要找的那個內鬼,她向阮冰心提出,必須先見到鄧遠達,才會說出一切。

第32集

王玉蘭一見到鄧遠達,就哭喊著要他去救自己病危的父親,鄧遠達駕車陪王玉蘭回家,在途中問起王玉蘭為什么不據實招供,王玉蘭坦言自己早已知道鄧遠達的身份,沒有揭露是因為她已經愛上鄧遠達,不愿見他身陷囹圄。鄧遠達表示自己可以安排王玉蘭和她父親前往解放區。王玉蘭趕回家,但為時已晚,王父因為沒有得到及時救治而身亡,王玉蘭悲痛欲絕,父親的死讓她徹底沒有了牽掛,她決定親手向阮冰心討回公道,再幫鄧遠達一把。

第33集

費思清告訴鄧遠達,軍警斗毆只是表象,其實在鄭州警署內部,有一部分人心向共產黨,準備起義投誠,這次的內亂,就是這些人刻意制造,鄧遠達的任務,就是挖出這批人,瓦解起義行動。鄧遠達覺察到,費思清對阮冰心的信任已經大不如前。葉淑婷也接到了上級命令,策應鄭州警署內的革命力量,達成起義。葉淑婷與鄧遠達不約而同地想起了錢訣生前留下的任務中,正有一件是聯絡警署的進步力量,可是錢訣犧牲后,由他單線聯系的這條線索就已經中斷了。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搶在敵人前面,找到警署的聯絡人。

第34集

鄧遠達經過耐心等待,終于等來試圖搭救馬森的警署總務科科長陳金剛。陳金剛借視察犯人伙食之機,悄悄丟給馬森一張地圖和鑰匙,鄧遠達看在眼里,暗中跟隨陳金剛,陳金剛察覺,拔槍相向,鄧遠達在關鍵時刻報出了接頭暗號,雙方終于接上頭,鄧遠達將費思清的陰謀告訴了陳金剛,陳金剛決定,不讓鄧遠達暴露,由自己單獨回去監獄除掉馬森。阮冰心不知內情,舉起槍干脆利落地打死了馬森。

第35

應必妥接到鄧遠達的電話,趕到指定地點,見到的卻是爆炸后的倉庫和胡凌鶴的尸體,還有一些殘留的槍支碎片。費思清聞訊趕來,鄧遠達向他匯報,死去的這個警察一直跟蹤監視自己,自己反跟蹤對方,發現了這個山洞和里面被盜的槍支,誰知這人引爆了炸藥自殺。費思清終于確定死者就是通共的警察,可以結案。葉靜之終于同意為黨國出力,正如葉淑婷所料,情報處人手有限,大家不約而同地想到了調用警察署的人馬來押送糧食。鄧遠達到警察署挑人,發現名單上,并沒有陳金剛自己的名字,陳金剛告訴他,阮冰心對自己已經生疑,為了大隊人馬安全轉移,自己必須留下。費思清和鄧遠達商量運輸路線,阮冰心突然出現,提議運輸路線暫不對外公布……

第36

由于鄭州綏靖公署此次籌措軍需物資有功,南京方面將特派專員,頒發嘉獎令給出資捐助的商界人士葉靜之。特派員曹主任趕到鄭州后,將答謝會的時間定在了運輸隊出發的時間同時進行,阮冰心深感不妥,悄悄命令手下人員做好準備,盯緊倉庫和運輸車隊。葉淑婷假裝潛入飯店,刺殺曹主任,費思清果然將阮冰心和行動隊都調來負責特派員的安全保衛。

答謝會現場,阮冰心一心想著如何脫身,去追蹤運輸隊,然而鄧遠達卻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她。阮冰心看見葉靜之父女,頓時計上心來。與此同時,物資運輸車隊已經行進至解放軍的“埋伏圈”,警察起義部隊的成員,迅速在手臂上綁上用于識別的白布條,按照預先的計劃,很快消滅了除起義部隊外的其余人員,然后制造被埋伏的交戰場面……

第37

成功地轉移了警署人員,軍需物資也已落入解放軍之手,老曾正著手安排陳金剛的轉移事宜一打聽就知道了鄧遠達被抓一事,思前想后,陳金剛決定在離開前,動用自己的手段為鄧遠達洗清嫌疑。阮冰心展開了對鄧遠達的嚴刑拷問,鄧遠達任由阮冰心百般折磨,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葉靜之找到國防部二處的人,向費思清提出參與審訊。此時,費思清心里有了一個更可怕的推測,如果林雄波有問題,那么葉靜之在這次的事件中又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就當他與阮冰心商議如何應對二處的人,一個緊急電話打入。 警署,陳金剛挾持了署長,正與二處的特務和警察對峙。特務從陳金剛辦公室搜出了林雄波筆跡的運輸隊人員名單,發現跟實際走了人幾乎完全不一樣;接著又從陳金剛家中找到部分警署上次失竊的槍支。陳金剛挾持人質往外闖去,沒想到費思清堅決不肯談判與妥協,更不惜犧牲掉被他劫持的警署趙署長。陳金剛無奈之下,想與阮冰心同歸于盡,被阮冰心開槍打死。

第38

阮冰心發現了陳金剛會偽造筆跡,她向費思清匯報,并提議請高手來鑒定那份人員名單的筆跡真偽,沒想到權威的鑒定專家確定,名單就是林雄波手書。滿腦子都是復仇打算的阮冰心根本聽不進去費思清的勸告,接連殺害了王玉蘭和陳金剛,鄧遠達向葉淑婷表示,這次一定要親手除掉阮冰心這個禍害。葉淑婷也有心開展這次行動,但老曾卻阻止了他們,交代了新的任務:國民黨軍隊為阻止解放軍推進速度,秘密制定了一項“斷臂計劃”,組織要求“鐵核桃”盡快獲取相關情報,為我解放軍接下來的作戰計劃提供情報參考。鄧遠達聽說應必妥要親赴南京,警覺必定是有重要任務,于是在臨行前夜,請應必妥喝酒,借他喝醉之機,翻看公文包,發現了費思清寫的密信,鄧遠達偷拆密信閱讀后,大吃一驚,意識到不僅是自己和葉淑婷,連葉靜之也已處于危險之中。

第39

費思清他命令阮冰心,立即布控監視葉靜之。葉靜之不走,讓鄧遠達又動了除掉阮冰心之心。火車站,應必妥一臉神秘,接到了一對軍官夫婦,而阮冰心則在一旁秘密保護。鄧遠達正要動手之際,葉淑婷突然趕到火車站,與軍官的妻子熱烈擁抱,并時刻阻止著鄧遠達開槍的方向,讓他動不了手。鄧遠達意識到葉淑婷如此一定有深意,放棄了刺殺行動。鄧遠達追問為什么阻止他的刺殺,葉淑婷表示,宋亦梅的先生孫教授,是南京中央軍校的建筑專家,研究方向是橋梁工程,奉命到鄭州執行公。兩人商議,決定以孫教授夫婦為突破口,搜集“斷臂計劃”情報……費思清正式向孫教授提出,為徹底炸毀鄭州黃河大橋做測量準備工作,孫教授心有不忍,但不得不服從軍令。費思清同時提出,讓孫太太不要與葉淑婷等人接觸,以免泄露機密。

40

14

家宴前后,鄧遠達與葉淑婷配合,終于確定“斷臂計劃”的內容是炸毀鄭州黃河大橋,上級指示,保護橋梁,同時爭取孫教授這樣的專家棄暗投明。阮冰心向費思清報告,鄧遠達夫婦與孫家的交往過密,擔憂這兩人會被鄧遠達策反。費思清不顧孫教授的憤怒,要求孫教授從這一刻起,不許再與鄧遠達夫婦以及一切外人接觸,專心測繪直到完工。此時一個更壞的消息傳來,遠在解放區監獄里關押著的羅健明,竟然越獄逃跑了。老曾緊急通知鄧遠達與葉淑婷,上級決定,讓二人立即停止所有行動,準備撤離。聽到這個消息,鄧遠達和葉淑婷都楞了,他們知道鳩占的脫逃意味著什么,兩人的身份隨時有暴露的危險。可是,任務沒有完成,又讓他倆放心不下。

41

鄧遠達和葉淑婷堅決地向老秦要求留下來,拿到圖紙并爭取孫教授夫妻棄暗投明。經請求上級同意,決定暫停撤退,趕在羅健明露面之前,再次爭取完成任務。心掛愛妻的孫教授,迅速完成了圖測繪制,費思清確定橋梁的所有結構受力點都已標注清楚,只要炸藥足夠,橋梁一定會被完全摧毀。孫教授夫婦一走,費思清立即找來阮冰心,要她處理掉孫教授夫婦。阮冰心的布置,被鄧遠達偷聽到,他立即和葉淑婷去找老曾想辦法。事實面前,孫教授不得不信,費思清是真要自己全家為“斷臂計劃”殉葬。孫教授決定憑記憶重繪大橋圖紙,并將炸藥安放點全部標明。孫教授夫妻也決定棄暗投明。被瘋狂的復仇計劃燃燒的阮冰心公然闖入葉家,沒想到鄧遠達和葉淑婷都不在,她于是綁架了葉靜之,并留下了紙條要鄧遠達到指定地點救人……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熱播視頻排行

48小時
本周
本月

關注“無線梅州”

掃描二維碼下載”無線梅州”App

掃描二維碼關注”無線梅州”微信號

nba老板 买股票的流程怎么操作 内蒙古11选5胆码玩法 天玑科技股票 4887铁算王中王开奖结果小说 四川快乐12走势图表 河南快3开奖l结果 股票涨跌的本质 飞鱼8选3最聪明的玩法 甘肃11选五玩法及奖金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 聚众赌博行政拘留多少天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真准网 汇添富移动互联股票 山西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